康木

为了避雷⬇️

社恐 目标是努力生活无忧活到起码一百年后宇宙葬

———极端过激———

拆了会死=>双黑 凹凸幼驯染

金瑞/瑞金都很好磕!无差也喜欢!

双黑偏太中

过激雷左 没cp也不能右那种

要不是怕饿死早就成了洁癖=>雷卡

幼驯染要素狂热爱好者

———轻微过激反应———

塞夏 威格 fukase x oliver 伽小

不喜欢有前男/女友的背景

不接受原著Sherlock相关cp 神夏福华福ok

天雷纯理智角色恋爱

不是很喜欢原著背景外paro

——无过激反应 列出来是为了避雷——

弹丸苗雾苗 狛日/日狛 王最

齐灾只吃得下空楠/齐命

D5对*抄袭*持中立态度 园医不拆 偏好欺诈组/遗照组/宿伞骨科 不接受空军/先知相关cp【已知有交往对象】

原著背景的全员友情ok

柯南站三对官配*赤安

【金瑞】此时黑金躲在主人格后面不出来

//脑洞源自文野dead apple异能分离


“各位参赛选手们,本次大赛会赋予选手们一些选择权。规则如下:

“请各位参赛选手选择其他选手的元力并与其战斗,选择后系统会自动生成被元力的具象体。请注意,不能选择自己的元力,同一位参赛者的元力只能被选中一次。时间不限,地点不限,直到分出胜负为止,获胜即可通过。

“根据以往大赛的经验,理想的战斗对象将很快会被选完,建议各位尽快选择。”

紫堂看着眼前弹出的屏幕,叹了口气:“这样无休无止的比赛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

此时格瑞和嘉德罗斯正打得激烈,金单方面地想去帮格瑞却被雷德和祖玛拖住。听到新规则两人几乎同时停手立刻拿出终端,与此同时金也在屏幕上狂点。紫堂只能是莫名奇妙地看着这幅景象。最后的结果是金垂头丧气地锤着屏幕,而嘉德罗斯则得意而挑衅地朝这边大喊了一声“渣渣”后一个烈斩出现在了他旁边。

“还真没有让我失望啊,格瑞。“

紫堂畏畏缩缩地想和金互相挑战对方的元力,却被格瑞突然扫过来的目光吓得把手收了回去。

格瑞没有管大失所望的嘉德罗斯,金色的方块在他身边组成了矢量。格瑞倒也不排斥接受挑战,但是他相信金的潜力更为可怕––––毕竟曾经是他的童年噩梦。这是一个试探金实力的绝好机会。

所以他知道紫堂肯定打不过矢量。要是让他就那么选了金的技能,不知道会死得多惨。也不是格瑞多在意紫堂,他只是觉得要是紫堂被淘汰掉,金那个笨蛋肯定会难过很久然后把责任擅自揽到自己身上。

凯莉嫌弃地扫了紫堂一眼,说着要找点有意思的就跨上星月刃走了。

金看着快哭出来的紫堂,默默地选了紫堂的元力,选完后几个小斯巴达便跑到他身边。看着它们天真无辜的眼神金的良心甚至让他觉得这比大罗通神棍还难对付。

紫堂看着剩下的选项,颤抖地选了一个表面上看起来没那么难对付、华而不实的元力。

如果他知道这是某个骑士的元力,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远处安迷修正跟在呆毛姐弟旁边把他们从各种各样可怕的小团体周围救下来,他甚至没有发现选项列表只剩下了呆毛姐弟和嘉德罗斯的选项,姐弟俩对视一眼后选了彼此的元力技能,安迷修正(单方面地)与艾比小姐有说有笑。

然后他差点没被旁边突然冒出的大罗通神棍掀翻。


比赛正式开始后,金终究没下的了手,好说歹说地劝小斯巴达们举白旗投了降。不知道大赛机制是不是也有心情好一说,就这样判他过了。

金松了一口气扭头看到了紫堂。赛前还挠着头说没问题的紫堂,此时和三个小斯巴达一起被两把飞舞的剑逼得靠上了悬崖壁。

金:......

他赶忙发出矢量箭头去企图卷住那两把剑往开拉,不料它们一个往上一个往下躲过了收紧成圈的矢量。金又试着去发出一个矢量箭头去打击其中蓝色的那把剑,这次不仅蓝色的那把及时闪开了,黄的那把趁他不注意还在空中飞了一圈回来斩断了箭头后冲到他面前几乎抵上了他脖子,仿佛是在威胁他不要多管闲事,然后两把剑又一齐飞回到紫堂那里。


远处正和大罗通神棍玩捉迷藏的安迷修没想到他的元力其实像个海盗。


意料之中,金的元力其实一点也不好对付。矢量箭头在空中不断分裂又合并,从四面八方朝格瑞袭去。几个矢量企图缠上来让他动弹不得,格瑞不得不挥刀将它们斩断,然而几个矢量又从他背后猛地冲向他,他赶忙往后退了几步跳开,矢量便冲进了他脚下的地面,整个箭头都钻了进去。紧接着下一轮袭击就开始了,格瑞试着砍向正朝他冲过来的矢量箭头,不料箭头在接触到烈斩的那一刻突然软下来成了坚韧的绳子紧紧缠住刀身。

格瑞不得不一手紧紧握着烈斩,一只手抓住箭头往开拉,可惜箭头一动不动,仍然在把烈斩从他手里往出拽。这时候的矢量极其坚韧,格瑞心里清楚这一点。他没了办法,用烈斩的完全形态撑破了矢量的束缚,在矢量又重新聚集冲过来的前一刻,挥起威力增加不少的烈斩将它们砍去。这批矢量被斩断后,剩下的矢量慢慢聚集,融合成一个巨大的矢量,从水平方向直向他冲去。格瑞咬咬牙,跳到树上再跳到体积变大后来不及调整方向的矢量上,抓紧时间将它从中间拦腰斩断后立刻跳下来。

伴随着巨大的声响矢量逐渐裂开成为细小的碎片;烈斩也被打回了最初形态,一些细小的碎块从上面掉了下来,一道裂痕出现在了刀面上。

然后格瑞看见地上的矢量碎片逐渐变黑。

?!

一个人打两个元力?

格瑞神经紧绷,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地上扭动的黑色矢量。然而它们却停了下来,小裁判球宣告胜利的声音让格瑞怀疑大赛系统是不是又出问题了。

结果黑色的矢量又动了起来,裁判球看到后慌慌张张地想消除它,不料黑色的箭头不但没有消失,反而不断地融合、修复,眼看着就要恢复攻击。于是裁判球慌慌张张地跑去报告丹尼尔,留下格瑞一个人面对黑化的矢量。

格瑞只能拿起损坏的烈斩紧张地观察着黑色的矢量,打算先尽量避免攻击,尽量撑到bug修复。数十条坚韧的黑色矢量朝格瑞袭来,他本能地想跳开,不料箭头的速度比他更快,接着这些矢量缠住了他的四肢和躯干就不动了。

.....

他想试着挪动一下,但是矢量随着他的动作越收越紧,格瑞觉得自己这样下去搞不好骨头会被绞断,就站在那里等着bug被修复。

然而他惊恐地看见,几个新冒出来的黑色矢量似乎在往他衣服里钻。格瑞一瞬间脑海里一片空白,忘记了不能动这回事,拼命挣扎着想要拉开它们,意料之中地被越绞得越来越紧。幸好,在箭头刚探进头的一瞬间bug刚好被修复。矢量箭头总算是真正分解开来消失了。

格瑞站在原地,看着手臂上的红痕,搞不明白为什么黑色的矢量会那样做。


这样的话直到本轮结束他都没有什么事情了。格瑞想着,先看了看嘉德罗斯。

“这次我们一定要分个高下,格瑞!”

……

看样子是把烈斩当成自己了。

确定嘉德罗斯不会过来找自己麻烦后,他扭头看见正在和一蓝一黄两把剑纠缠的金和紫堂幻,急忙向金那边赶去。

那个笨蛋,知道那是谁的技能吗。


紫堂指挥着小斯巴达们去攻击那两把剑,可惜它们投出的矛被一一躲开,即使有一次侥幸击中了其中一把也只是“叮”的一声被弹开。小斯巴达们焦急地挥舞着盾牌挡下刺过来的剑,盾牌却被直接劈开。失去了防御的小斯巴达们吓得缩在紫堂身后,时不时投出去几个矛。

紫堂则缩在金身后。

金缩在矢量盾牌后面。

两把剑紧紧抵在矢量上面。

格瑞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这老鹰捉小鸡的场面,正要过去帮忙。

然而金又有办法了。

金如此这般地和紫堂商讨了一会后,矢量突然消失,与此同时两个人一齐蹲下来,两把剑没来得及刹住车便飞了出去;金随即朝着两把剑先投掷了一个软掉的矢量盾牌让它们撞在上面,再让小斯巴达拿着矢量绳套将两把剑绑起来,然后金就接过矢量绳甩了几圈把它们抛上了天。

......敢想敢做,运气也很好的家伙。

“格瑞你是来帮我的吗?不用麻烦你啦,我已经把它们解决掉了!”

来不及转移视线跟金对视上还被说中的格瑞冷漠地转过了身。


比赛结束时丹尼尔的广播响了起来,但现在即使是金也不愿意费神去听这充满套话的广播。

“本轮比赛已经结束,祝贺各位晋级的参赛选手们,各位的出色表现......“

格瑞正忙着检察损坏的烈斩时,丹尼尔提到了比赛中的bug:

“......因为系统从选手自身直接读取数据的原因,本场比赛出现了一些bug,我们深表歉意。一些选手元力之外的能力导致了被击败的元力复活。所幸这些复活的元力完全按照主导人格的意志行动,没能造成严重的后果......*"

“格瑞?”

金困惑地看着脸色越来越奇怪的发小,不知道为什么背后发凉。



安迷修以为自己的元力被某个恶党选走了,因为失去了在艾比小姐展示自己元力的机会而恨恨地打算下次要是遇上海盗团就教他们做人。

差点被流焱和凝晶砍死的紫堂不知道,某种意义上他救了安迷修一命。

雷狮只知道为了海盗团的发展他和卡米尔选了对方元力以加强默契,没空管团外的智障。

【结果某骑士下次就被更加默契的海盗团按着揍了】

---------END.---------

*【表达能力过于垃圾】意思就是黑金想对瑞哥____所以黑色矢量才____

【小声bb】感觉金的元力如果好好用的话会是个开挂的技能。直接攻击的话箭头很锋利的样子,除此之外还能当绳子、挡刀、飞行【不知道格瑞会不会踩在烈斩上飞】、投掷弹、聚成一团把敌人夹得动弹不得......硬核三维攻击,从几个方向同时打过去根本招架不住,也就瑞哥真的牛逼能打得过。如果是金自己用的话,参考文野芥川用异能裹住自己从而强行获得战斗力,金说不定也能用箭头进行类似的操作......

总结:请编剧给主角一点面子。

想看if线大佬金。

这次可能是

s=input()

if s in choices:

    choices.remove(s)generate(s)

else:print('invalid input')

//写不下去了

//我好像忘了所有python以外的语言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