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木

为了避雷⬇️

社恐 目标是努力生活无忧活到起码一百年后宇宙葬

———极端过激———

拆了会死=>双黑 凹凸幼驯染

金瑞/瑞金都很好磕!无差也喜欢!

双黑偏太中

过激雷左 没cp也不能右那种

要不是怕饿死早就成了洁癖=>雷卡

幼驯染要素狂热爱好者

———轻微过激反应———

塞夏 威格 fukase x oliver 伽小

不喜欢有前男/女友的背景

不接受原著Sherlock相关cp 神夏福华福ok

天雷纯理智角色恋爱

不是很喜欢原著背景外paro

——无过激反应 列出来是为了避雷——

弹丸苗雾苗 狛日/日狛 王最

齐灾只吃得下空楠/齐命

D5对*抄袭*持中立态度 园医不拆 偏好欺诈组/遗照组/宿伞骨科 不接受空军/先知相关cp【已知有交往对象】

原著背景的全员友情ok

柯南站三对官配*赤安

【金瑞】条件反射

  • 被人设限制.金.ver

  • 被欺负的都是瑞锅,那我就来搞金了。

  • 会出现严肃的场景突然出现奇怪因素的情况

  • 大赛进行到比较后期,所以金比原作厉害一些【其实是私心】

    感觉像无差


裁判球:别老把责任推到系统bug上。

金:What am I?


金喜欢把事情藏在心里。

即使是从被黑色箭头淹没的噩梦醒来,只要有人在旁边,即使那是紫堂,他也会愣一愣就开始没事一般和紫堂打哈哈,一副乐观的样子,尽管冷汗还在失控一般地往外冒。

虽然是个热血少年,看起来很直率,其实谁也不知道他瞒着多少东西。

比如,除了格瑞,没人清楚他的过去。


同样,因为这幅粗神经的样子,几乎没有人认为他会喜欢上什么人。然而金有。别看他天天喊着“格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喜欢他发小。

为了不影响格瑞参赛,金忍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清楚格瑞一心放在家族调查上,不会有什么闲暇时间谈恋爱的。

这种体贴带来的后果就是金每次见了格瑞就条件反射一般地扑过去疯狂发卡,就算心里堵得慌也要把格瑞的情感负担降到最低。

如果金能意识到这种缠着对方不放还只会发卡的行为实质上带来了多大困扰的话。

如果金能意识到他的用词与行为越发诡异的话。

如果金能意识到他每次见到格瑞永远都是搂肩膀–灿烂的笑容–“格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的话。

凯莉看着头疼,紫堂也觉得哪里不对。


终于,在一次比赛上金喊着“我不许你伤害我这一生最重要的朋友”拼了命从怪兽背后用矢量箭头打出致命一击,赛后几乎是抱着格瑞问他伤势怎么样以后,凯莉按耐不住了。

至少对得起“朋友”这个词。

凯莉抓住正在休息的金,开始旁侧敲击:“金,你见过那对情侣了吗?”

金:“......啊?”

凯莉瞪了他一眼:“看在你笨的份上原谅你了。青梅竹马,还双向暗恋,是个有脑子的都能看得出来,可惜他们都不敢说,到头了才想起来告白。”

她瞟了一眼金:“看见了吗,憋着不说就是这个下场。”

金:“......可是这之间好像没有联系啊?”

凯莉面不改色:“如果你内心抱有遗憾,就会影响元力发挥,凹凸大赛可容不下一点差错,这点劣势足以要了他们的命。如果你不懂,那你就是真笨。”凯莉站起身来坐上星月刃,对着陷入沉思的金挤挤眼:“当心别死了—––”就和星月刃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凯莉清楚金那个笨蛋一定会信的。

金没有说他记得好像那个回合好像没有人死来着。

金坐在原地,有些尴尬。他还没意识到自己表现出来的有哪里不对,可是凯莉都已经提醒到这个份上了,那就说明他已经露出破绽了。

按照凯莉的逻辑,金继续扩展延伸:如果他被自己的心情影响了发挥,在残酷的淘汰中很快就会丧失优势,到时候反而会给格瑞添麻烦。不,不止格瑞,还有自己的同伴。可是他真的不想影响格瑞,而让自己放弃喜欢他,更是不可能的事––他不是什么擅长抑制自己情感的人。

金经过再三权衡,决定去向格瑞坦白。虽然会对不起格瑞,起码比影响更多同伴要好––他可是登格鲁星的希望,要带着参赛选手们打败黑暗势力逃出去找到姐姐的人。


其实没什么理由,他就是憋不住了而已。

金自觉运气一向很好,没准格瑞喜欢自己呢?

他自信越来越充足,甚至有种强烈的预感让他坚信格瑞也喜欢自己。


正好,格瑞走了过来。虽然金心理建设还是半瓶子晃荡,但是他已经等不及了。金冲了过去,张开双臂面色通红地拦住格瑞:“格瑞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格瑞倒也难得耐心地盯着金看,权当是默许了。

金脸色憋得通红,他在格瑞的注视下做了几个深呼吸,拳头攥得发白。大约一分钟以后格瑞脸色逐渐变得不耐烦准备离开时金终于拉住格瑞,大喊出声:“格瑞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格瑞:“......我知道,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吗?”

金:???

金急忙拽住转身要离开的格瑞:“不是的!我的意思是......我......我是你最重要的朋友!

格瑞:“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金张口想要解释,不料有人从背后袭来。金跳到旁边的树上,格瑞留在下面。现在剩下的参赛者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金绷紧了神经。


偷袭者一共有四个人,包围了格瑞和金站着的那棵树。金紧张得手心出了些汗。格瑞先是挥起烈斩向他们砍去,他后面的两个人企图从背后朝他袭击––显然他们打算先解决掉最麻烦的部分。

金赶忙放出细长的矢量箭头套住他们两个,然而有一个人察觉到袭来的箭头,及时躲开了,但是这也让他一个趔趄,摔在地上滚了几圈。金把作为绳子的箭头系在另一个箭头上,把那个人升到一棵大树的顶端。

与此同时格瑞击中了那两个人,被其中一人召唤出的元力组合砖块挡下,但是烈斩的威力穿透了砖墙,一人急忙收回碎裂的砖块,但还是被烈斩挥出的巨大力量冲倒在地。

他们倒地的一瞬间,格瑞冲到他们前面,用刀背打昏一个人后烈斩划了个圈回来指着那个召唤砖块的人的脖子:“你们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刚才逃过金箭头的那个人,趁金忙着挂好箭头瞬移到格瑞背后,元力方块在他手中逐渐形成一把枪。眼看他就要对格瑞开枪,金急忙召唤出投掷用的箭头,箭头被抡出去的一瞬间他几乎是在嘶吼:“格瑞!我要说的是!你是我要拼命保护的人!是、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金,格瑞和偷袭者都愣了一瞬间,所幸偷袭者被金的矢量箭头击中打昏在地。金捂着脸坐在树上,解除挂着人的箭头让他摔下来,由于树的高度那人摔下来就昏过去了——看样子伤得不轻。

格瑞无奈地回头看了金一眼,继续指着躺在地上的人的脖子。躺在地上的偷袭者已经是在极度恐惧中了。断断续续地交代了他们对于被淘汰的恐惧。格瑞看他们这样也不好问出什么,况且他们也不像是阴谋家们,大概是典型的积分强盗,就叹了口气离开了。


金红着脸,低着头跟在格瑞后面。他觉得今天真是倒霉透了––—跟格瑞告白失败也就算了,还在别的参赛者(虽然是偷袭者)面前丢了面子。他大概需要更多的练习,毕竟太紧张了影响发挥。

对,一定是练习。


金和格瑞急匆匆地道了别。“恰巧出现”的凯莉给他提供了意见后金后去了一片空地找了棵树,面色严肃地吸了一口气:“格瑞我喜欢你。”

......这不是很顺利地说出来了吗。

金仿佛受到了鼓舞,他扶着树的两侧,假装自己在搭着格瑞肩膀,底气逐渐充足:

“格瑞我喜欢你!”

“格瑞我不想你只是朋友!”

“我想和你一起打破凹凸大赛逃出去!”

金越发振作,到最后他甚至可以掐着树吼出来。

金觉得十分自信,他觉得他甚至可以对着任何一个人这么说。

......不,他不敢。


紫堂恰好来找金。其实他从金把手搭在树上就已经在这里了,但是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在这样一个场合打断金,只能躲在另一棵树后面准备找个合适的时机若无其事地走出去。然而金看到了他,近乎死缠烂打地让他帮忙排练这次告白。紫堂不好拒绝。于是他近乎崩溃地看着金对他把刚才那些话又重复了三遍。期间还会搭配搭肩膀等动作。

紫堂头一次发现搭肩膀是那么令人难以忍受。


格瑞扛着烈斩“恰巧”路过,紫堂在双重意义上头疼时还不忘尽到一个真正“朋友”的职责藏到一棵树后面,虽然胃似乎在隐隐作痛,紫堂还是坚持着观望并在真心地祝金成功。

––—刚才那罪他可受不起第二次。

接着他眼前上演了令人终生难忘的一幕。


金不再迟疑,直接冲了上去,脸都没红。

格瑞静静地看着他。

金吸了一口气,接着他经历了人生中最惊悚的体验:

他身体自动地搂住格瑞肩膀,脸上的笑容比阳光还要闪耀,嘴没有经过大脑控制,仿佛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引导着,自己动了起来:


格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紫堂:这就是条件反射x惯性吗

格瑞:我在期待什么

树:你们心里没数吗

在天上俯视一切的凯佬:收获了一个月的快乐

【END】

【写的时候很慌 总觉得会撞梗】

【请理解金为什么发朋友卡––作为主角人设限制还是有的】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