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木

洁癖严重 社恐

双黑 凹凸幼驯染 园医 宿伞之魂骨科 柯南三对官配 赤安 苗雾不拆

过激雷左 没cp也不能右那种

眼癌组 伽小不拆逆

偏好太中 敦镜 金瑞 雷卡 欺诈组 遗照组

黑执事只吃得下塞夏 威格

齐灾只吃得下空楠 全员向前提下的齐命

不接受律师 厂长 空军 舞女 占卜师相关cp【不接受有黑历史背景/交往中/已婚的前提】

不是很喜欢红蝶/丑爷相关cp【不是很喜欢有过较为深刻的感情经历前提】

其余勉强/可接受

以上全部接受原著背景的全员友情

不是很喜欢原著外paro

附:神夏不接受任何Sherlock相关cp

天雷纯理智角色恋爱 不希望这种大佬作出真香发言

【金瑞】元力融合

//大赛系统日常bug

//流水账写手今天也找不见cp要素/全在脑里

//当友情向没有任何违和感...感觉像是私心金瑞

//欺负紫堂【不对应该是欺负全员


“格瑞,“金提心吊胆地看了黑着脸的发小一眼,”这是怎么回事?“

诡异的一幕刚刚在眼前上映过––––他正和格瑞对抗偷袭者时,所有人的元力都突然在空中停住晃了几下。金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箭头朝格瑞飞去,砸在了烈斩上嵌了进去,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矢量和烈斩突然同时分解成方块扭在了一起。接着一个新物体出现了––––一个黄绿色的,矢量形状的烈斩掉在了地上。

对面的两个偷袭者的元力也融合了。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对面措手不及,没等格瑞要赤手空拳攻击过来,两个人便先逃了。

大赛第二,在没有元力拼体术的情况下,他们是远远打不过的。


格瑞捡起来掉在地上的不明武器。看起来像是一大一小两个矢量底部连在一起成了剑一般的形状,矢量的上下面融在一起使侧边有了烈斩的锋利。金试着动动手指,发现自己可以弯曲这个武器,或者是改变它的大小、宽度和长度。

他们试了试,发现两个人只能召唤这一个武器出来。最对也就是把它从把柄处折成一大一小两个矢量。

格瑞让金退后,试图让它呈现出完全形态,成功是成功了,不过完全形态成了圣诞树一般的形状––––几个放大的箭头连在一起串在一条直线上。格瑞黑着脸––––要操控这个武器的完全形态只能靠抱着它挥了,完全不是他习惯的方式。

金倒是很乐观:“格瑞!我们给它取个名字吧––––就叫它矢量斩好了!”

格瑞叹了口气:“随你便。”

这样一来他们就暂时分不开了。

格瑞抓住一个裁判球,得知这个bug出现在了所有人身上。一般来说元力融合都会发生在团队内部的两个人之间,如果是团队里有奇数个人就会发生三人元力融合,如果是独行者就会和排名相近的独行者融合。

他们其实还算是运气好的,那些元力在本体上的参赛者情况最为凄惨。

这么一来外面应该是一片混乱了。估计独行惯了的参赛者们正在满世界找跟自己元力融合的人。

硬要乐观起来的话,起码嘉德罗斯应该暂时不会找他打架了。


金决定先去找紫堂幻。

“你可算来了。”

显然紫堂幻––––还有凯莉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他们面前是三个嵌在三个略微缩小的星月刃上的小斯巴达。小斯巴达们慌张地在空中乱飞,挥着双臂企图挣脱下来,可惜最后只能是让他们撞到树上而已。

凯莉走过去捡起来一个斯巴达,努力把它往下拔,然而除了让它痛得拼命挣扎以外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她试着控制星月刃,却被吓得乱动的斯巴达们打乱了飞行轨迹。

凯莉放弃了,抱着手臂靠在树上用杀人的眼光盯着紫堂幻。紫堂试图控制小斯巴达,又因为星月刃的飞行反而把它们甩到了树上。他不得不在凯莉愈发和善的笑容下停了手。

他们决定就在森林里扎下营地安分一天。毕竟出了bug,这一天应该不会有什么赛事。况且现在外面的参赛者顾及自己还来不及,肯定没有人会来打搅他们,除了凯莉想看好戏谁都不想去凑热闹。

凯莉没劲地“嘁”了一声,强行拽着两个小斯巴达走了。

金目送凄惨地叫着的小斯巴达被凯莉一手一只拎走,庆幸自己的元力没有和凯莉融合。

不过这样一来他真不知道这一天该干什么了。金不是那种静得下心来的人,在原地坐了一会就蹦起来拉着格瑞和紫堂幻嚷嚷着要去打魔兽刷分。格瑞这次也没办法,毕竟他们的元力融合了就分不开了。

紫堂幻:......这还算是扎下营地安分一天吗。


他们来到了魔兽森林。格瑞警告金:“现在我们都不熟悉这个元力,最好不要招惹高阶魔兽。”

金还是很乐观:“没事格瑞,我运气一向不错嘛!如果今天没有人去刷分那我不就能把排名刷高一点了!”

他话还没说完,不知道是不是金的幸运输给了某人的不幸,一只高阶怪兽冲出森林,向他们扑了过来。紫堂幻看了看差不多已经晃晕的小斯巴达,只能把它安置在后面,然后自己也只能和它坐下来胆战心惊地观战。

他现在已经相当于是失去元力了,自己的倒霉契约又派不上用场,去了只能添麻烦。


金本能地喊着“矢量坚盾”,于是矢量斩就横在了他前面,金愣了片刻,矢量斩就因为没人接住掉在了地上。还好格瑞反应够快,在怪兽碰到金以前捡起矢量斩砍向它还不忘把金踹开。

虽然矢量斩握起来不算顺手,不过因为本质上和刀的用法相同,除了稍微有点吃力外没什么大不了。

金坐起来揉揉脸,看着格瑞挥着明显加重的矢量斩与怪兽对打。他灵机一动,想起自己对矢量斩的控制能力。

于是金站在旁边仔细观望着战况,在格瑞挥刀的时候给刀加速,同时让刀适度漂浮以减轻格瑞的负担。

在几次差点把格瑞和刀甩出去以后,金终于把控住了节奏。

格瑞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他现在轻松了不少,但是他已经错过了开取得优势的时机。


大概是因为身为召唤师或者平时总是被怪兽按着打的原因,怪兽暂时放弃眼前难缠的大赛第二,朝着坐在旁边的紫堂扑去。紫堂一时愣住来不及躲闪,眼看魔兽手掌就要击中紫堂幻,金本能地伸手:“矢量缠绕!”矢量斩就从正要跳向魔兽砍下去的格瑞手里猛地飞出去,险些划到他的手臂。所幸格瑞反应足够快,他赶紧往后连跳几步,躲开怪兽扫过去的尾巴。然后紫堂被绕了个圈围住,锋利的侧边迫使他双手举起来伸直,整个身体绷成一条直线不敢动一下,紫堂只能闭上眼睛听天由命。

幸好金没有忘记操控矢量斩飞回来。

也算是化险为夷。

紫堂幻:......

金看着脸色越来越不好的格瑞,赶紧把刀恢复原状递过去,然后双手搭上紫堂的肩膀:“紫堂,虽然很对不起但是我能借用一下小斯巴达吗?”

“???金你的意思是?”

两个人如此这般地商量了一会后,紫堂满脸不情愿地伸开手,后面金还在助威:“上吧!斯巴达回旋镖!”
与此同时紫堂努力地操控着一脸惊恐的小斯巴达朝怪兽袭去,然后“当”的一声,平时锋利而致命的星月刃连同小斯巴达一起被弹到地上。

紫堂不信邪地冲上去抄起星月刃向怪兽砍去,可惜连一道砍痕也没有留下,反而差点被愤怒的怪兽踩到。

“别乱动,碍事。“格瑞被暴起的怪兽逼得不得不左右躲闪了几步,就这样也没空丢给他们一个不满的眼神。

金拍拍快哭出来的紫堂的肩膀:“没关系的,我习惯了。”

金刚跑过去捡起来小斯巴达,格瑞和怪兽不知道怎么就打着打着就转到了他身旁。金习惯地闭上眼睛,接受发小踹过来的熟悉的一脚,精准地飞回紫堂旁边。

紫堂:......

金爬起来把小斯巴达还给紫堂后,也只是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帮格瑞操控矢量斩。

紫堂看着金手在空中移动口中还念念有词,很想提醒他操控元力不用那么麻烦。看着金的手随着矢量斩忽而加速向下,忽而向左,忽而画圈......

等等,画圈......

紫堂不知道该佩服格瑞刀功过硬,还是佩服金虽然手上的动作和实际的操作根本连不上来还能自如地操控矢量斩。

金站在原地没有忘记试着想一想办法。过了一会他看见怪兽似乎被打得占了下风,金刚要开口,那边格瑞的声音就先传来:“金,我一会召唤出来矢量斩的完全形态,你记得配合一点。”

怎么格瑞的想法和他一样?!金没来得及嘟囔几句,格瑞就先召唤出来矢量斩的完全形态,矢量斩展开成了几个串在一起的箭头。

格瑞松开手跳下去,金急忙让矢量箭头飞上去再俯冲下来。格瑞趁这时冲向怪兽用尽全力击打地面震得它一个趔趄,与此同时质量增加了不少的矢量正中怪兽的头部,让它当场就断了气,庞大的身躯倒下时三个人都差点被震得站不稳。

紫堂哑口无言地看着这两个在近身战斗时用了踹脸、远程辅助、切换控制等诡异战术的人。

他有些怀疑自己的战术是不是过于正常所以才......


经过了刚才的战斗他们都清楚再这样勉强下去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于是便匆匆赶回营地。

好巧不巧,他们才走一段路,就看见了雷狮海盗团。卡米尔扛着雷神之锤,雷狮走在他旁边时不时瞄一眼锤子;佩利见到他们就要冲上去打架,被几个暗影使者按住,佩利顾忌着什么一般地咬咬牙,不情不愿地走了。


他们走远后金才开口:“格瑞,那个海盗团是怎么回事?”

“雷狮和卡米尔的元力合并了。估计现在只有那个军师能控制锤子的质量;同理,暗影使者现在应该随时能爆炸。“


他们又看见呆毛姐弟被怪兽纠缠着。安迷修当然也毫不意外地在帮他们解围。

安迷修没有失去骑士的底线,倔强地拿着“剑”––––看起来就像剑柄加上弓箭––––与怪兽纠缠,但显然元力技能的融合让用惯了剑的他有些招架不住。呆毛姐弟则拿着另一把剑提供远程支援––––从剑顶发射元力炮弹击中怪兽,效果当然只是让疼痛惹恼怪兽而已。


格瑞不得不承认,尽管元力融合这事挺倒霉的,他们还算幸运。


傍晚凯莉带着两个昏过去的小斯巴达回来,还不忘嘲讽紫堂竟然弱到连星月刃都能一并削弱。

“凯莉你说得也太过头了吧,紫堂他一定只是在隐藏实力......诶紫堂你怎么了?”

就在金手忙脚乱准备去安慰受到二次创伤的紫堂时,随着丹尼尔开始广播bug修复的通知,三只小斯巴达从星月刃上脱落下来,三个星月刃也迅速聚集合在了一起。矢量斩也从把柄处分成了两个矢量再分别开始变回原型。金从格瑞手边拿起矢量斩,看着正在分解重组的两个箭头发呆。

这时丹尼尔的广播停顿了一下:

“稍等.....各位,真的非常抱歉,如果在元力恢复时一直拿着别人的元力,会导致元力交换......“

“笨蛋!快还给我!“格瑞焦急的声音刚刚响起,金手上的矢量就各自变回了烈斩和矢量。


END.


漫画里找不到雷德的元力具体是什么,就没敢写红绿灯三人组。

bug一天怎么可能修复得完嘛【半个信竞用户的怨念

大赛系统在同人里面就没有几次没bug过【拗口

我真的是全员吹

最近沉迷python写bug规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

if len(team_member)%2==0 and len(team_member)>0:

    for i in range(0,len(team_member),2):

        merge(team_member[i],team_member[i+1])

elif len(team_member)%2>0:

    for i in range(0,len(team_member)-3,2):

        merge(team_member[i],team_member[i+1])

    merge(i for i in team_member[-3:])

else:

    for i in range(0,len(individual_participant),2):

        merge(individual_participant[i],indivudual_participant[i+1])

//我觉得我代码肯定有bug

我绿了!!!!!【?

划水/自学/python北极圈/暴击提交不管通过率以至于通过率不到1/6的选手【对不起但是我电脑本地运行真的会卡死而且洛谷也不止一次不给过在别的地方运行正常的代码

开号不到一个月绿名了!!!!!

快乐

【果然是在算签到吗……昨天没有一个通过的今天签到就绿了

【但还是快乐

我他妈

没见过金/瑞这么好吃的cp

无论是正过来倒过来互攻什么的都那——么好吃

真的 虽然有不拆的 但是不拆的前提下怎么排列组合都好吃的就这一对

幼驯染我磕爆

我爱一切幼驯染元素【爱好骨科的部分理由

【金瑞】条件反射

  • 被人设限制.金.ver

  • 被欺负的都是瑞锅,那我就来搞金了。

  • 会出现严肃的场景突然出现奇怪因素的情况

  • 大赛进行到比较后期,所以金比原作厉害一些【其实是私心】

    感觉像无差


裁判球:别老把责任推到系统bug上。

金:What am I?


金喜欢把事情藏在心里。

即使是从被黑色箭头淹没的噩梦醒来,只要有人在旁边,即使那是紫堂,他也会愣一愣就开始没事一般和紫堂打哈哈,一副乐观的样子,尽管冷汗还在失控一般地往外冒。

虽然是个热血少年,看起来很直率,其实谁也不知道他瞒着多少东西。

比如,除了格瑞,没人清楚他的过去。


同样,因为这幅粗神经的样子,几乎没有人认为他会喜欢上什么人。然而金有。别看他天天喊着“格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喜欢他发小。

为了不影响格瑞参赛,金忍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清楚格瑞一心放在家族调查上,不会有什么闲暇时间谈恋爱的。

这种体贴带来的后果就是金每次见了格瑞就条件反射一般地扑过去疯狂发卡,就算心里堵得慌也要把格瑞的情感负担降到最低。

如果金能意识到这种缠着对方不放还只会发卡的行为实质上带来了多大困扰的话。

如果金能意识到他的用词与行为越发诡异的话。

如果金能意识到他每次见到格瑞永远都是搂肩膀–灿烂的笑容–“格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的话。

凯莉看着头疼,紫堂也觉得哪里不对。


终于,在一次比赛上金喊着“我不许你伤害我这一生最重要的朋友”拼了命从怪兽背后用矢量箭头打出致命一击,赛后几乎是抱着格瑞问他伤势怎么样以后,凯莉按耐不住了。

至少对得起“朋友”这个词。

凯莉抓住正在休息的金,开始旁侧敲击:“金,你见过那对情侣了吗?”

金:“......啊?”

凯莉瞪了他一眼:“看在你笨的份上原谅你了。青梅竹马,还双向暗恋,是个有脑子的都能看得出来,可惜他们都不敢说,到头了才想起来告白。”

她瞟了一眼金:“看见了吗,憋着不说就是这个下场。”

金:“......可是这之间好像没有联系啊?”

凯莉面不改色:“如果你内心抱有遗憾,就会影响元力发挥,凹凸大赛可容不下一点差错,这点劣势足以要了他们的命。如果你不懂,那你就是真笨。”凯莉站起身来坐上星月刃,对着陷入沉思的金挤挤眼:“当心别死了—––”就和星月刃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凯莉清楚金那个笨蛋一定会信的。

金没有说他记得好像那个回合好像没有人死来着。

金坐在原地,有些尴尬。他还没意识到自己表现出来的有哪里不对,可是凯莉都已经提醒到这个份上了,那就说明他已经露出破绽了。

按照凯莉的逻辑,金继续扩展延伸:如果他被自己的心情影响了发挥,在残酷的淘汰中很快就会丧失优势,到时候反而会给格瑞添麻烦。不,不止格瑞,还有自己的同伴。可是他真的不想影响格瑞,而让自己放弃喜欢他,更是不可能的事––他不是什么擅长抑制自己情感的人。

金经过再三权衡,决定去向格瑞坦白。虽然会对不起格瑞,起码比影响更多同伴要好––他可是登格鲁星的希望,要带着参赛选手们打败黑暗势力逃出去找到姐姐的人。


其实没什么理由,他就是憋不住了而已。

金自觉运气一向很好,没准格瑞喜欢自己呢?

他自信越来越充足,甚至有种强烈的预感让他坚信格瑞也喜欢自己。


正好,格瑞走了过来。虽然金心理建设还是半瓶子晃荡,但是他已经等不及了。金冲了过去,张开双臂面色通红地拦住格瑞:“格瑞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格瑞倒也难得耐心地盯着金看,权当是默许了。

金脸色憋得通红,他在格瑞的注视下做了几个深呼吸,拳头攥得发白。大约一分钟以后格瑞脸色逐渐变得不耐烦准备离开时金终于拉住格瑞,大喊出声:“格瑞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格瑞:“......我知道,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吗?”

金:???

金急忙拽住转身要离开的格瑞:“不是的!我的意思是......我......我是你最重要的朋友!

格瑞:“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金张口想要解释,不料有人从背后袭来。金跳到旁边的树上,格瑞留在下面。现在剩下的参赛者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金绷紧了神经。


偷袭者一共有四个人,包围了格瑞和金站着的那棵树。金紧张得手心出了些汗。格瑞先是挥起烈斩向他们砍去,他后面的两个人企图从背后朝他袭击––显然他们打算先解决掉最麻烦的部分。

金赶忙放出细长的矢量箭头套住他们两个,然而有一个人察觉到袭来的箭头,及时躲开了,但是这也让他一个趔趄,摔在地上滚了几圈。金把作为绳子的箭头系在另一个箭头上,把那个人升到一棵大树的顶端。

与此同时格瑞击中了那两个人,被其中一人召唤出的元力组合砖块挡下,但是烈斩的威力穿透了砖墙,一人急忙收回碎裂的砖块,但还是被烈斩挥出的巨大力量冲倒在地。

他们倒地的一瞬间,格瑞冲到他们前面,用刀背打昏一个人后烈斩划了个圈回来指着那个召唤砖块的人的脖子:“你们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刚才逃过金箭头的那个人,趁金忙着挂好箭头瞬移到格瑞背后,元力方块在他手中逐渐形成一把枪。眼看他就要对格瑞开枪,金急忙召唤出投掷用的箭头,箭头被抡出去的一瞬间他几乎是在嘶吼:“格瑞!我要说的是!你是我要拼命保护的人!是、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金,格瑞和偷袭者都愣了一瞬间,所幸偷袭者被金的矢量箭头击中打昏在地。金捂着脸坐在树上,解除挂着人的箭头让他摔下来,由于树的高度那人摔下来就昏过去了——看样子伤得不轻。

格瑞无奈地回头看了金一眼,继续指着躺在地上的人的脖子。躺在地上的偷袭者已经是在极度恐惧中了。断断续续地交代了他们对于被淘汰的恐惧。格瑞看他们这样也不好问出什么,况且他们也不像是阴谋家们,大概是典型的积分强盗,就叹了口气离开了。


金红着脸,低着头跟在格瑞后面。他觉得今天真是倒霉透了––—跟格瑞告白失败也就算了,还在别的参赛者(虽然是偷袭者)面前丢了面子。他大概需要更多的练习,毕竟太紧张了影响发挥。

对,一定是练习。


金和格瑞急匆匆地道了别。“恰巧出现”的凯莉给他提供了意见后金后去了一片空地找了棵树,面色严肃地吸了一口气:“格瑞我喜欢你。”

......这不是很顺利地说出来了吗。

金仿佛受到了鼓舞,他扶着树的两侧,假装自己在搭着格瑞肩膀,底气逐渐充足:

“格瑞我喜欢你!”

“格瑞我不想你只是朋友!”

“我想和你一起打破凹凸大赛逃出去!”

金越发振作,到最后他甚至可以掐着树吼出来。

金觉得十分自信,他觉得他甚至可以对着任何一个人这么说。

......不,他不敢。


紫堂恰好来找金。其实他从金把手搭在树上就已经在这里了,但是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在这样一个场合打断金,只能躲在另一棵树后面准备找个合适的时机若无其事地走出去。然而金看到了他,近乎死缠烂打地让他帮忙排练这次告白。紫堂不好拒绝。于是他近乎崩溃地看着金对他把刚才那些话又重复了三遍。期间还会搭配搭肩膀等动作。

紫堂头一次发现搭肩膀是那么令人难以忍受。


格瑞扛着烈斩“恰巧”路过,紫堂在双重意义上头疼时还不忘尽到一个真正“朋友”的职责藏到一棵树后面,虽然胃似乎在隐隐作痛,紫堂还是坚持着观望并在真心地祝金成功。

––—刚才那罪他可受不起第二次。

接着他眼前上演了令人终生难忘的一幕。


金不再迟疑,直接冲了上去,脸都没红。

格瑞静静地看着他。

金吸了一口气,接着他经历了人生中最惊悚的体验:

他身体自动地搂住格瑞肩膀,脸上的笑容比阳光还要闪耀,嘴没有经过大脑控制,仿佛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引导着,自己动了起来:


格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紫堂:这就是条件反射x惯性吗

格瑞:我在期待什么

树:你们心里没数吗

在天上俯视一切的凯佬:收获了一个月的快乐

【END】

【写的时候很慌 总觉得会撞梗】

【请理解金为什么发朋友卡––作为主角人设限制还是有的】

虽然不吃嘉/瑞

但是私心非常希望这两个人亦敌亦友互相欣赏 其实关系很好 彼此重视也很在乎对方这种模式

友情向好吃【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