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木

洁癖严重 社恐

双黑 凹凸幼驯染 园医 宿伞之魂骨科 柯南三对官配 赤安 苗雾不拆

过激雷左 没cp也不能右那种

眼癌组 伽小不拆逆

偏好太中 敦镜 金瑞 雷卡 欺诈组 遗照组

黑执事只吃得下塞夏 威格

齐灾只吃得下空楠 全员向前提下的齐命

不接受律师 厂长 空军 舞女 占卜师相关cp【不接受有黑历史背景/交往中/已婚的前提】

不是很喜欢红蝶/丑爷相关cp【不是很喜欢有过较为深刻的感情经历前提】

其余勉强/可接受

以上全部接受原著背景的全员友情

不是很喜欢原著外paro

附:神夏不接受任何Sherlock相关cp

天雷纯理智角色恋爱 不希望这种大佬作出真香发言

【金瑞】注视

  • 双视角

  • 金小队

  • 漫画线+部分动画元素

  • 几句雷卡

  • 双向暗恋狗血设定

  • 流水账 ooc 逻辑混乱 请捉虫

    格瑞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会不由自主地盯着金。

    比如四个人结束战斗得以喘息片刻时,他会无意识地盯着金,看着金精疲力尽地坐在地上没多久就跳起来喊他们去找下一只怪物,尽管他的嗓音因为刚才的战斗而有些沙哑。他的目光在金勉强的笑容,脸上留下的汗水,以及战斗带来的新伤旧伤之间来回移动。他意识到金似乎向他看了过来,就有些慌张地瞥向别处。但是不出一分钟,如果金没有叫他或者是看着他,他的视线就会重新回到金那里。如果格瑞不集中注意力在某件事上,只要金在这种情形会一直持续下去。

    其实大赛第二对自己这样的状态并不是很意外,毕竟自己的幼驯染一直都不怎么让人放心。以前在登格鲁星的时候,金就很喜欢去森林附近冒险,害得格瑞修行的时候不得不分神盯着他免得出什么麻烦。尤其是他十岁那年金黑化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格瑞都在提心吊胆,生怕金黑化。时间长了有意无意留意金的动向就成了习惯。

    进化成现在这个状态,倒不如说是情理之中。

    理解归理解,格瑞还是比较困扰的。倒不是说他担心被偷袭,毕竟金不在他就恢复正常了,况且以他的实力随时保持警惕也不是什么难事。他不希望让金感到困惑──这个迟钝的少年即使发现了也只会摸不着头脑。

    这么说也不完全正确──别扭的大赛第二不是很想承认他对金的感情有什么特殊。一直以来他固执地认为自己只是潜意识地想要报答自己幼驯染以前的照顾,以至于当他对金的感情从陌生到友情,友情成为亲情,一直到现在这份感情有了微妙的变化都被刻意忽略了。格瑞不想承认自己有重视什么人,将感情视为一种软肋。

    然而,即使是遭到了这样刻意的抑制,这份感情仍然在倔强地悄悄生长。

    毕竟在他刚受到家族灭亡这个毁灭性的打击后,金和秋就接纳了他,那个“家”成了格瑞生命中的一道光。很奇怪的,尽管他对金态度冷淡,金却一直黏着不放。秋忙着采矿,所以金平时是唯一一个能陪着他的人。时间长了,看到金反而会有一种微妙的安全感。

    金在他生命中意味着光明,即使他不想承认。

    事情开始麻烦了起来。从最初有意无意地看向金,逐渐发展为只要金在他周围视线就会移过去,接着到即使四个人分头行动时担心金的念头也会闪过(虽然很快就被压下去了),最后到实在太过入神以至于金欢快地叫着他名字看向他的时候他都没能像往常一样抬起头看他一眼就移开视线,一时没缓过来而定定地看着金。


    金觉得自己可能当不了一个好队长了。

    格瑞作为自己最好的朋友,留意他多一些是无可避免的。肩负着队长的责任,金必须保证对三个队员的情况随时了如指掌。他还记得那些哭着说自己的搭档被淘汰掉的参赛者。金明白所有的团队都很默契地共同努力,队员之间的情谊说不定比自己队里还要深厚。他得随机应变掌握情况,和队员制订作战计划。金当然也清楚自己是最有可能拖后腿的一个──论战斗力他比不上凯莉和格瑞,论思路队里三个人他都比不上,所以他竭尽全力组织队伍,发挥自己作为元气少年的作用。

    但是,不久前金开始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格瑞身上。除非他迅速反应过来,即使没有盯着格瑞余光也会一直被分散过去。战斗一结束,他瘫倒在地上时,通过余光他可以窥见格瑞发红的脸庞,因喘息而急促起伏的胸膛,微微颤抖的握着烈斩的手,等等等等。金因为自己这样的状态有些困惑,所以他急忙跳起来号召队员去打下一只巨兽。凯莉抱怨着他明明战斗力不强还不留点休息时间,他尴尬地笑笑,却一直偷偷看着格瑞。

    显然,以任何形式偏袒队员的行为不是一个合格的队长该有的。

    金每次都摇摇头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但是到了后来,精神一旦得到片刻放松连头也会转向格瑞那里。眼看着最近他都会差点忘记凯莉和紫堂的意见,金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冷静下来自我反省一会。

    除了对队长职责的愧疚以外,金也不想给格瑞带来困扰。他心里清楚格瑞对他从来都不会真正地没有回应,所以一旦格瑞发现自己这么一直盯着他看,虽然格瑞什么都不会表现出来,金也知道格瑞肯定会为怎么处理而投入不少时间去思考。

    格瑞在他的认知里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他肩负着家族的复仇,自己还在玩闹的时候就能一个人安安静静地修炼。大赛第二的位置从来没有晃动过。金不想妨碍到他。

    金的成长经历中除了姐姐就是格瑞。还是个小孩子时执念就强得可怕。他会因为格瑞不陪他玩而在一次一次请求失败之后黑化(虽然知道以后很愧疚),也会因为姐姐消失就来参加以命向搏的凹凸大赛。

    不过金还没有意识到这份执念有多强烈。他也对自己为什么这样一直看着格瑞而很茫然。他觉得只是朋友的话这样子也很奇怪,但又说不清哪里不对劲。

    就这样随着执念的加深“症状”愈发严重。他已经不能说是余光中偷偷看着格瑞了──他开始直接直视格瑞。有时候格瑞看他的时候他都没留意到。有时候凯莉没好气地给他后脑勺一记爆栗或者是紫堂快要把他衣角拽下来的时候他才缓过神来。

    所以在他喊了格瑞一声格瑞定定地朝他看来的时候,金直接愣在了原地。


    场面十分尴尬。

    在他们愣了将近一分钟以后,紫堂尴尬地笑笑,凯莉喊了一句“你们两个是在模仿新郎新娘深情对视吗”以后他们才红着脸别过头去。金慌乱地边挠着头说着“今天大家都累了就在这附近的草地扎营好好休息吧”边赶快以探路的名义跑开了,没有看到格瑞脸上还未消退的红。

    凯莉把他拽了回来:“你一个路痴探什么路。”说完拖着紫堂去找地方扎营。

    金和格瑞坐在原地。两个人红着脸别着头。金想着等到天亮格瑞也不可能开口,便率先打破了沉默:

“格瑞你......还好......吧?”

    格瑞叹了口气,没给个正眼,什么都没说。

    金有些不知所措了:“对......对不起,我不该.......”

    “不是你的错。”

    金愣了一下。

    “格瑞你的意思难道是.......我们都是一样的?”

    “......随你怎么说。”格瑞闭上眼睛。

    金往他那边挪了挪。

    “格瑞,你知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

    金见格瑞不想正面回应,坐在原地开始抓耳挠腮。

    他知道自己对格瑞的感情可能不只是朋友了,但又说不出来。

    金想起了雷狮和卡米尔。这对兄弟和他们一样,从小一起长大。他见过他们战斗时非常默契,仅仅是互相看一眼就知道接下来该使用什么策略。他也在休息区看见过卡米尔犹犹豫豫地看着雷狮,雷狮笑了笑就给他买了蛋糕,并且在卡米尔小心翼翼地道谢后吃着蛋糕时用一种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眼神看着他,看到金盯着他们发呆时嘴角上扬,半是得意地揽住了卡米尔,不顾卡米尔脸上迅速扩散的红晕。

    金努力想了想,雷狮的表情有几分笑意,几分雷狮式的得意和满足,还有保护欲。

    仔细想想......那种眼神透露出来的......是爱吧?

    排除掉雷狮的风格,自己在结束一天战斗扎下营地以后看格瑞的时候,眼神和雷狮又有几分不同?

    想保护他,想让他开心,更重要的是他的执念,对格瑞产生了占有欲。

    金又想到了凯莉刚才喊出的“你们两个是在模仿新郎新娘深情对视吗?”

    他想他知道自己对格瑞是什么感情了。

    虽然可能会有些尴尬,但是还是在带来更大麻烦之前处理的好。

    当金从思考中得以脱身时,格瑞已经盯着他看了好一会。

    格瑞看到金看过来,几分钟前的尴尬情形再次上演。

    

    在金问了他知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格瑞也陷入了思考。

    毕竟是件会影响到他精神状态的事情。理智为本,还是正面面对比较稳妥。

    他确实一直在有意无意地保护金,但是动机一直被自己简单粗暴地归为所谓“报恩”。

    他艰难地挪开自己的心理障碍开始思考。金当然是对他是不一样的存在。他和秋给失去家族的自己带来了光明,并且提供了一个稳定的成长环境以让他专心修行。金是很黏人,但是他占用自己的时间要远低于自己一个人应对其他麻烦的时间。

    格瑞想起来自己保护金已经成为了一个习惯。除此之外即使金就好好地站在那,视线也会移动到金那边。

    以及看到金会有安全感,还有微妙的安心和满足感。

    就像是黑暗中看到光一样。

    还有......

    格瑞看着同样在思考的金。

    .......可能是幸福感,还有微妙的开心。

    得出这个结论格瑞吓了一跳。但是反复确认几遍以后这个理智派傲娇不得不败下阵来。

    毕竟除了家族以外能让他如此分神的也就是金了。

    格瑞继续盯着金继续分析。

    脸红和心跳毫不留情地揭穿了他的内心。

    格瑞有些茫然。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算了,比什么都不做的强。

    这么想着,他看见金抬起头来。


    一分钟后,在早已回来的凯莉和紫堂的窥视下,两个人红着脸,注视着对方同时开口。